疫情暴发一周年,干得多挣得少成旅游打工人的常态

36氪的朋友们 · 2021-01-20
一年后,寒冬还是没有过去。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环球旅讯”(ID:Traveldaily),作者:李嘉咏,36氪经授权发布。

一年后,寒冬还是没有过去。

环球旅讯】因为疫情暴发,1月12日,河北省的石家庄市、邢台市、廊坊市都已宣布封城。为此,一群原本准备踏上归家路的人们只能“原地过年”。

这个场景很难不让人想起一年前的武汉。

2020年1月底,新冠疫情开始肆虐;很快,1月23日,武汉宣布封城。

在一片手忙脚乱中,旅游企业也迅速开始停止接单、退订、关店等等,但更大的考验还在后面。

2020年1月24日,这是旅游企业被正式按下暂停键的一天。

文化和旅游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全国旅行社及在线旅游企业暂停团队旅游及“机票+酒店”旅游产品。故宫、上海迪士尼乐园、长隆度假区等景点纷纷宣布暂停开放。

在武汉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并在4月8日解封之后,北京、新疆、青岛、辽宁、河北等省市接连有本土案例的暴发。而在全球范围内,疫情也仍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全球累计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了两百万。

尤其是春节将至,河北、黑龙江、吉林、北京等地暴发的疫情让气氛重新变得冷清,截止至1月18日24时,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现有确诊病例1387例。2020年下旬开始恢复和增长的国内旅游业重新绷紧了神经,甚至有OTA表示,已经做好了今年春节颗粒无收的准备。

与绞尽脑汁让企业生存下去的管理者不同,职能岗位上的打工人们眼中更多是自己的本职工作。他们随之改变的工作内容、节奏和状态,或许在微观层面上,能让我们更加了解旅游业这一年被改变的点点滴滴。

武汉|OTA|酒店运营及BD|水星(化名)

去年疫情暴发时我正好在休假中,利用那段时间,我几乎都在维护武汉酒店志愿者联盟,做线上的信息收集,获取酒店的诉求和反馈。春节后开始完成公司的任务,但直到5月份,酒店还需要提供核酸检测证明才接受我们的拜访。

时隔一年后看武汉旅游业,依然能明显感觉到疫情留下的后遗症:作为九省通衢和高校聚集地的武汉,只有正常的工作和生活,没有太多娱乐文化,活动基本都转移到了长沙。

城市的热度与我们的工作息息相关,体现在大家的付出和回报完全不一致。在城市流量良好的情况下,更容易达到较高的绩效。但武汉这座城市因为疫情的原因,导致我们工作难度提升,即便在2020年我们的工作时间更长了,与其他区域的同事相比,业绩还是不如别人。

2020年武汉的酒店投资很慎重,新开门店少,而且酒店库存量下降,尤其是公寓、民宿相比前两年库存量减少了一大半。

所幸酒店和OTA之间的沟通积极性依然比较高,毕竟酒店需要我们来了解市场,以决定要不要加大投入或增加房量,或者是否要去其他城市开店。

1月中旬有新闻称,有两个河北的确诊病例曾经到过武汉,武汉立马就进行了排查。不过,在疫情反复的情况下,不少酒店都直接停止营业回家过年了,一些热门商圈的酒店可能还在坚持。要是在往年,这可都是挣钱的时候。

现在我们都盼着到了3月中旬樱花季的时候能传出一些利好的声音。但要撕掉武汉的疫情标签,或许还要需要一两年的时间。

河北|白石山景区|营销|亢东坡

如果按照原本的营销计划,从1月1日元旦起,白石山景区一个月至少有4场大型活动,三个月一个大节庆。因为河北疫情的暴发,2021年的营销方案彻底被打乱。而在一年前,2020年的营销方案也遭受过一样的命运。

2020年,白石山景区在6月1日才正式开园,在这之前我们只能调整战略,整个营销团队每天开始在抖音、快手等平台上做直播。在五一和清明节时做预售,卖99元/张的年卡。可以说,线下的营销方式基本上全都转移到了线上。

不过,去年大家都比较困难, 景区在营销方面不敢有大的投入,所以我们没有找KOL合作。和原先预计的营销费用相比,最后2020年的营销费用缩水了近2/3。

为了扩大分销渠道,以往我们在每个区域会找旅行社做代理商,由代理商往下再多级分发资源。例如在北京,我们只找一家旅行社做代理。但后来我们改变了策略,每个旅行社都能和我们合作,拿到优惠的价格,为的是能够完成营销任务,同时借助旅行社的平台和自身流量做营销活动。

在政府的要求下,现在保定市所有景区都要关闭两周,白石山景区也处在关闭的状态。除了景区内留了一部分人员值班,其余人员已经全部放假。

去年受疫情的冲击,保定市的易县狼牙山景区、涞水野三坡景区相继破产,白石山景区也在想各种办法维持营业。

在2019年,白石山景区的客流量大约为110万人次,而2020年8月时客流量达到2019年同期的70%-80%,十一黄金周时甚至超过了2019年同期。

我们希望2021年能够一步步恢复到去年同期的70%,但现在到几月份能恢复到正常的客流量,这个事情都还不好预测。

北京|小猪民宿|公关|黄伟

2020年新冠疫情,是给我们旅游行业公关从业者的一个烫手山芋。

疫情暴发之初,有OTA率先发布免责退订声明,其它平台都很被动,因为面临着各方质询是否会跟进的舆论压力。在除夕那一天,我还一直在和客服部门协调退订退款的政策。 

疫情也改变了我的工作内容,除了对接媒体和政府部门,现在,公关部门不再只是公司的业务支撑部门,而是更贴近业务。 

原因之一是疫情下的预算收缩,花出去的钱都得精打细算,除去品牌曝光,公关还需为业务创造更多价值。例如,2020年5月,小猪和海南省文旅厅联合的民宿直播活动就是由公关部整合资源,对接各方落地执行的活动,包括政府邀约、民宿选品、内容策划等内容。

2020年,北京民宿业受到很大的冲击,不仅因为疫情的反复,8月10日,北京市住建委发布《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征求意见稿)》,12月24日,《关于规范管理短租住房的通知》发布,明确了北京市将按区域实行差异化管理,首都功能核心区内禁止经营短租住房。 

其实从2019年开始,北京民宿的交易增长量和活跃用户数量增长就开始逐渐放缓,北京民宿市场或许已经面临着一个天花板,而重庆、成都、长沙、西安这些新一线热门旅游城市的市场增速加快。基于市场洞察,小猪从2018年开始推进自营业务,在2020年也加快了在成都、重庆等热门旅游城市的布局。 

不过,北京的民宿新政也意味着民宿正向合法化迈进,各家民宿平台都面临着促进产业走向合规化、合法化的挑战。在这个层面上,我们几家民宿平台的目标是一致的,大家相互抱团取暖,我们几家平台的政府公关部负责人也经常一起交流,包括尝试成立一个民宿平台联盟,共同推进如上海地区的民宿合规试点工作。 

如今北京还有中高风险地区。不过,经历一年的疫情,平台已经形成了一套较为成熟的应急协同机制,所以对小猪来说相对可控。 

近年,北京的拟上市企业有所流失,所以从2021年开始,北京市加强了对独角兽企业的帮扶和支持,小猪作为独角兽企业,也享受到了政府给予的政策鼓励和支持。相信在新的一年,在政府政策关怀和扶持下,小猪也会变得更好。

新疆|酒店|开发|詹宁(化名)

2020年对于酒店开发人员来说,最大的变化在于效益不如从前,开发的难度也有所提升。付出更多了,但与回报之间不成正比。

比如说,2019年我们如果跑了50个城市,每个城市与5个投资方会面,最终签约的项目将近20个,成交率大约为10%。受疫情的影响,2020年或许只能跑20个城市,每个城市会见5个投资方,但最后可能只有1-2个项目签约成功,成交率下降到1%-2%。

我们的工资主要靠开发项目拿奖金,多劳多得,如果没有什么项目,一年下来其实没有多少收入。

而且去年我常驻的地区是新疆,新疆相对项目更少,加上封了三次城,最后我都开始往内地如兰州等城市跑项目了。

理论上来说,受疫情的影响,很多消费者会更加注重卫生和安全,连锁酒店对此要求比较高,招徕单体酒店加盟应该比以前更容易。但很多单体酒店资金不足,连锁品牌需要酒店进行改造,不是很多酒店在这个时候还能承担这笔费用。

另外,近年来许多酒店集团都在谈下沉市场。实际上,内地的四五线城市人口还比较多,但在新疆、青海、银川等地,县城人口少得可怜。而且下沉市场的开发难度会更大,加盟商的思维模式要扭转过来,还需要花不少时间来教育市场。

对于老的加盟商来说,2020年可以感觉他们对于连锁品牌的认可度更高了。首先是因为靠着大树好乘凉,其次许多酒店集团给予了加盟商资金支持,对他们来说是雪中送炭,改变了连锁品牌只会挣钱的印象。

我所在的酒店集团总部在上海,虽然上海去年11月经受过疫情的反复,也影响着团队拓展客户的积极性。但因为已经到年末,大家普遍已经抱着“熬过去,明年再说吧”的心态对待了。

广州|康辉旅游|大客户经理|陈树辉

我负责为客户提供差旅解决方案,安排团体旅游等工作,但上半年旅游业基本上停滞,7月份左右才重新接触企业客户的需求。总体来说,2020年业务量只有2019年同期的两三成。

尤其是出入境, 2019年我自己手上大概有30-40个出境游的团队,但2020年几乎是全军覆没,甚至连咨询都没有。

大家都在往国内游转型,但现在企业的团队游预算也有所缩水,大概只有2019年同期的八成左右。

旅行社因为现金流紧张,不少都去做起了直播、预售、卖土特产,但我个人也没有参与进去,因为担心做这些与旅游无关的事情会让客户觉得我们不够专业。但我个人在公司业务之外还为会展公司做代理,拉客户参加企业的会展,同时尝试零售电商。

可以说,疫情让我接触的东西增加了许多。如果让我为自己的工作状态找两个关键词,第一个应该是“创新”,因为被逼着要做一些以往从未尝试的东西。但第二个关键词更重要,那就是“活着”。

后记

对于脆弱的旅游业来说,疫情的影响深刻而久远。世界旅游组织(UNWTO)专业委员哈维尔·鲁斯库斯近期表示,“全球观光产业一共有大约1亿-1.2亿就业岗位消失,预计全球观光产业遭受的损失高达9000亿-1.2万亿美元。”

无人能预测这场疫情将在什么时候结束。

但黑暗中依然能见到曙光。新冠疫苗正在全民普及,许多旅游企业仍在通过直播、卖土特产等坚持着,企业的预警方案也越来越完善。

“重要的是活下去,做持久战的准备,守住不倒闭的底线。”乌镇掌门人陈向宏在微博的话或许也道出了不少旅游打工人的心声。

+1
6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登录后才能参与讨论哦...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请回复有价值的信息,无意义的评论将很快被删除,账号将被禁止发言。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如何做好年终绩效评价与奖金发放

2021-01-20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为你推送和解读最前沿、最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集全球最优秀的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