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如何影响欧美色情行业?

卫夕指北·2020-12-08
疫情和背后的技术进步也推动着色情行业的重要变革

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卫夕指北”(ID:weixizhibei),作者:卫夕,36氪经授权发布。

新冠这只黑天鹅无疑在今年给每一个行业都带来了不同程度的冲击,色情行业也不例外,在疫情的影响下,这个既古老又现代的行业正在悄然发生非常显著的变化——

从内容消费的角度:社交隔离增加了内容消费的时间

当隔离不能外出时,消费色情内容的时间和空间这两个因素都会得到满足,而相对紧张的情绪也会在一定程度上增加性焦虑,因此成人需求就会迅速增加。

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有一个名为“Pornhub insights”(Pornhub洞察)的官方页面,专门显示这一年中重大事件对网站流量的影响,页面显示——与3月相比,Pornhub在4月份的流量增长了22%。

3月9日,意大利宣布关闭国境开始隔离,到3月11日,Pornhub的流量上涨了14%。

一向擅长营销的Pornhub立即宣布向意大利用户发放了为期一个月的价值9.9美元的免费高级订阅会员服务,并宣布将部分Modelhub网站收益捐赠给意大利当地的医院,PornHub还向纽约市的一线冠状病毒工作者捐赠了50000个医用口罩。

疫情也直接带动了性玩具的热销——

根据《连线》的报道,瑞典豪华性玩具品牌Lelo宣称,其销售额和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了40%。性玩具和内衣零售商安·萨默斯(Ann Summers)的性玩具销售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27%。

从内容生产的角度:停工让专业化生产走向个人化生产

疫情直接导致了色情消费端的爆发,但对生产端却是极大的打击。

直接原因在于疫情让许多厂牌工作室停工了。

这里简单科普一下欧美的色情生态链,尽管免费视频色情网站已经成为主流,每个人也可以自由地向这些网站上传自己的作品,但色情内容的生产门槛本身是很高的——布景、打光、多机位、声音录制、节奏控制等多维度组成了一个作品重要的门槛。

因此免费网站的主要浏览量大部分还是流向了厂牌工作室的作品,而这些免费网站除了靠广告赚取收入外,还会有付费专区。

付费专区全部为工作室出品,付费用户可以享受到更高的下载速度和更高分辨率的画质,品牌工作室从免费网站的分成和付费售出的收益中赚钱,然后将相对小的一部分发放给工作室的签约演员。

总之,尽管色情界有了YouTube,但主要流量依然流向了由专业MCN出品的PGC内容而非UGC内容,甚至很多工作室本身就是免费网站自己成立的。

疫情的直接影响就是让很多工作室停工了,这个行业同样有行业协会,美国和加拿大的色情行业协会简称为FSC。

在疫情爆发后,FSC呼吁协会内工作室自3月31日起停工,因为他们发现有十多位FSC成员在当时新冠检测结果呈阳性,尽管并非所有工作室遵循规则停工,但大部分北美工作室出于安全考虑在疫情期间不再开拍了。

这样的直接结果就是许多成人演员失业了。

那么,她们的出路在哪里呢?

答案是——移动互联网带来的新变现模式。

她们中的大部分涌向了以私人付费为核心商业模式的应用——比如Onlyfans、JustForFans、FanCentro、IsMyGirl。

其中Onlyfans是同类网站中表现最突出的,它类似私密版的朋友圈,用户可以按月付费订阅某个色情演员的动态,包括图片和视频,还可以直接和他们进行互动、聊天。

2016年创建于伦敦的Onlyfans今年在疫情期间实现了爆发式增长,它在三月份获得了350万新用户,同比增加75%,并声称5月份每天吸引20万新用户,每天有6000至8000个新创作者加入。

它在欧美影响力不断上升,以至于流行歌手碧昂丝将onlyfans写进了她四月新歌的歌词。

由于AppStore和谷歌Play对色情内容的禁令,这些网站目前都只有网页版,并没有上架应用商店,但依然抵不住疫情中寂寞年轻人的热情。

疫情+移动互联网:“一千个铁杆粉丝”理论在色情业的应用

Onlyfans的迅速崛起的确是这个行业最值得研究的现象之一。

它标志着这个行业的权力逐渐从工作室转移到演员个人。

在利益层面,Onlyfans的规则很简单,订阅收入80%归个人,20%归平台,这个比例比苹果AppStore的30%分成还要更厚道,它将大部分收入给到了内容的直接提供方,这对成人内容创作者是一个巨大的激励,她们成为这个利益链条上最大的受益群。

Onlyfans的成功另一个重要原因在于它有效地拉进了成人演员和受众之间的关系,在免费色情网站随时唾手可得的时代,一个人为什么会选择每月付费去看一个拍摄质量并没有专业团队更高的视频或者图片呢?

原因在于Onlyfans让受众感受到了一种亲密感,这种亲密感能让有效抚慰众多宅男在大流行中的关系疏离。

比起在成人工作室里极其专业的灯光、摄影下拍摄的作品,成人演员在Onlyfans上的图片会显得随意和生动许多,他们通常在家使用iPhone直接拍摄,同时也没有多机位,但就是这种随意和放松增加了一种极具吸引力的“真实感”,这种真实感是受众付费的重要理由之一。

吸引受众付费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Onlyfans能提供一种罕见的超社会关系,让订阅者产生类似“在线女朋友”的感觉。

Onlyfans创作者除了纯色情的一面外也会展示自己生活个性的另一面,如自家的宠物、自己种的花甚至自己和现实伴侣的真实生活,这些内容都让一个人变得丰满和有血有肉,这种临场感是免费色情网站们所不能提供的。

凯文凯利曾经在他的一篇文章中提出过一个名为“1000个铁杆粉丝”的理论,说的是任何一个领域,只要你能积累一千个铁杆粉丝,你就能不错地生存。

某种意义上,Onlyfans就是“1000个铁杆粉丝”理论最好的应用之一。

转型并不容易:从团队运作到个人IP的转型

Onlyfans的崛起在本质上是去机构化、个体崛起的过程。

这一过程在互联网兴起之后在内容行业一直不停地在发生——Twitter、今日头条终结了报纸,YouTube、B站削弱了电视台,小红书干掉了《精品购物指南》.......

这背后其实是技术让内容的生产、分发、消费三端的权力在发生转移:手机摄像头让内容生产变得容易和随时随地、互联网和算法让内容的分发变得高效、便捷的浏览体验和支付体验让内容的消费更加直接。

“水是免费的,但人们依然要买瓶装水” 一位成人从业者说。

但要在到处都是水龙头的时代成功地卖出瓶装水并不容易,它需要从业者全方位地适应这种个人模式——

Onlyfans上的竞争很激烈,据一份分析报告,Onlyfans上收入最高的1%的创作者赚了33%的钱,创作者的订阅粉丝中位数只有30,即有一半的创作者的订阅数都不到30,按典型定价每月9.9美元计算,这一收入不可能支撑创作者将它视为主要收入来源。

这背后一个重要逻辑是——Onlyfans本身是一个流量的出口而并非流量的入口,即成人创造者基本上必须自己通过其他渠道为自己的Onlyfans账户引流,这和国内同样秉承“1000个铁杆粉丝”理念的产品“知识星球”的逻辑是一致的。

因此,在其他社交平台如Instagram、Twitter上拥有大量粉丝的从业者就有着天然的流量优势,Onlyfans的创始人斯托克利(Stokely)是这样推销自己的网站的——

“假如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的Instagram粉丝中有1%订阅了她的OnlyFans,那么她每月就可以赚2300万美元。 ”

吸引订阅只是这项工作的第一步,更重要的是留住他们,如果没有足够吸引人的内容,订阅者随时可以取消按月支付的订阅。

因此,那些在Onlyfans上成功的成人创作者都非常勤奋,霍尔特(Huldt)是一位瑞典的模特,在OnlyFans约有1100个订阅用户。

她除了拍摄内容、更新Instagram和Twitter,还需要每天花两到四个小时来回应粉丝们发给她的消息,她甚至记得某些粉丝的生日,其工作强度估计不比普通的自媒体人轻松。

Onlyfans也允许订阅者发出个性化的邀约,这需要额外付费,比如有人会花200美元让创作者创作特定服装、特定场景的色情片段,一些成人创作者会根据自己的喜好、需求的难度和出价的多少决定是否接单,这也是她们另外的收入来源之一。

无论如何,疫情有力地推动了欧美色情行业向个人化的方向转变,而快速适应变化的参与者在此过程中收获颇丰。

创作者宣称因为Onlyfans自己搬进了梦想中的房子

回顾:技术和社会变革是色情行业演进的两大动力

毫无疑问,这次色情行业的重要变革推动因素无疑是疫情和背后的技术进步。

事实上,色情行业作为一个快速变化的行业,它的每一次演进背后其实也是社会变革和技术推动的结果。

色情行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媒介技术的应用史和社会变革史。

早在四万年前,法国多尔多涅的古老壁画中就有一男一女享受鱼水之欢的场面,而最早有关性爱描述的文字可以追溯到公元前1300年古埃及的莎草纸残片。

从唐朝《游仙窟》到明朝的《金瓶梅》,再到宫廷的春宫图、古印度《爱经》,总体来说,在这个漫长的历史中,色情作品的媒介依然没有超出文字和绘画的范畴。

但自19世纪以来,照片和彩色印刷的发明开启了色情行业蓬勃发展的大门,拍照技术在19世纪被发明,在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伦敦,就出现了利用当时邮政系统邮寄色情照片的生意。

1942年柯达生产出消费级的彩色胶卷,就在那个时代,著名的色情《花花公子》创立了。

1953年12月,从《GQ》出走的年轻编辑休赫夫纳创立了这本以刊登裸体女性为卖点的杂志,以玛丽莲梦露为封面的第一期就卖出了7万本,在休赫夫纳的努力下,《花花公子》的发行量在1970年代达到了惊人的700万。

和色情杂志同时崛起的还有色情电影,在埃尔兄弟发明电影的第二年,也就是1895年,银幕上就出现了接吻的镜头,1915年,还在默片时代的美国就诞生了第一部成人电影《A free ride》,并且在1920年美国就诞生了第一部成人动漫。

随后,成人电影在美国快速发展,到1976年,成人电影的票房已经占到了美国电影总票房的16%。

色情行业在60年代风起云涌和当时的社会变革是同步进行的,当时的美国爆发了“性解放运动”,它的纲领是为了消除自由满足性需求所带来的罪恶感,主张将性作为正常生活的一部分,而不应受到家庭、工业化、传统道德、宗教和国家的压制。

无数年轻人在伍德斯托克音乐节上高呼“要做爱,不要作战”,而性解放运动其实又和当时避孕套、宫内节育环、避孕药的发明以及青霉素对梅毒有效治疗的社会背景一脉相承。

观看成人内容是一个私密的行为,到电影院和大众一起狂欢并不是最佳的体验方式,80年代,适合私人观影的家庭录像机的发明又为这个古老的行业注入新的活力。

到了1979年,美国销售的录影带裡将近75%都是色情片,90年代的VCD、DVD的广泛应用更是加剧了成人作品向大众的蔓延。

进入21世纪,互联网技术和在线视频的发展更是为色情内容的传播提供了史无前例的工具。

世界上最大的色情网站Pornhub每月有44亿的访问量,是CNN官网或24小时专门播放体育节目ESPN电视网访问量的3倍,一些分析师推算色情网站的数据传送量占据整个互联网的30%。 

而到了互联网时代,成人制品在内容上也开始变得丰富和多元,LGBT内容在逐步增加。

而这背后和过去半个世纪LGBT群体的平权运动息息相关,在很多国家,同性婚姻变得合法化,社会对LGBT的态度也逐渐变得宽容,社会的开放也是色情内容变得丰富的一个重要推动因素。

在可见的未来,社会变革和技术依然将继续推动成人内容不断朝新的方向发展,未来的成人内容将是什么样的?

VR?AR?智能情趣用品?

嗯,或许你我的想象力还不够丰富。

+1
32

好文章,需要你的鼓励

参与评论
评论千万条,友善第一条
后参与讨论
提交评论0/1000
专栏作者,公众号“卫夕指北”主理人
特邀作者

专栏作者,公众号“卫夕指北”主理人

文章提及的项目

下一篇

36氪APP让一部分人先看到未来
36氪
鲸准
氪空间

推送和解读前沿、有料的科技创投资讯

一级市场金融信息和系统服务提供商

聚焦全球优秀创业者,项目融资率接近97%,领跑行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