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州客管部门规定打车软件需接入电召平台统一监管,嘀嘀打车或退出苏州市场

本月初,苏州市客运交通管理处向全市出租车司机发布了一份告知书,称为进一步维护出租车市场营运秩序的稳定,已联合全市22家出租车公司召开会议,明令禁止出租车司机使用“嘀嘀打车”等第三方手机打车软件的司机端。最近,包括苏州交运在内的多家公司已与驾驶员签订承诺书,驾驶员私自安装“嘀嘀打车”算作违规经营,将会受到处罚。

苏州市客管部门称,他们出台此通知,并非只针对“嘀嘀打车”,而是对于所有在其电子召车系统平台外的第三方软件。

从2004年开始,苏州交通运管部门就投入上千万元,成立了一个电子召车平台,从2012年8月开始陆续接入一些手机打车软件。截至目前,苏州市出租车电召平台共接入6款打车软件——除了“苏州行”、“无线苏州”、“苏州地图”、“139出行”、“叫车宝”5款本土软件外,“快的打车”也在去年底加入。进入电召平台后,这些软件都取消了议价功能和目的地告知功能,客户叫车需求会被统一汇总到苏州客管部门电子召车平台,经过客管部门统一调度后,信息才会被发送到全市4000多辆出租车上的接收终端。

由于“快的打车”的接入,苏州市电召平台上的软件叫车业务从过去每天只有几十单提升到上千单。根据苏州市客管部门公布的最新数据,全市今年3月份打车软件叫车总业务量达17.8万笔,日均业务量约5700余笔,占电召总业务量的1/4。

接入苏州出租车电召平台,“快的打车”公关部总监叶耘表示有两个原因:“一是因为我们要进入这个市场,第二个原因就是预约这一块他们做的还不错。”

“嘀嘀打车”政府事务部赵思雯表示,“嘀嘀打车”不打算接入苏州市电召平台,除了因为每年要向运营该平台的企业(即苏州智能交通科技有限公司,是苏州市交通投资公司的全资子公司)缴纳4.8万元的接入费用,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接入即意味着要放弃包括实时位置、车辆运行轨迹等在内的司机端数据,这会使“嘀嘀打车”的大数据分析能力无用武之地,影响了“嘀嘀打车”配合乘客端数据为司机进行精准推送、从而调度出租车行驶的运作模式。

对于苏州市客管部门用行政手段干预市场运作是否合理,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在一篇文章中这样评论:现在苏州的电召中心要求打车软件和电召中心对接,意味着它们一分钱不花就可以获得嘀嘀和快的等打车软件拥有的海量数据群,而这些数据的获得是这两家公司在前期巨额资金投入的结果。如果是一个正常的商业行为,那么应该是这家名为苏州智能交通科技有限公司的电召中心向嘀嘀或者快的购买数据才对———看看这几年互联网行业的并购案,拥有这么多数据的公司至少得要上亿资金才对。但这里的蹊跷在于,这些打车软件公司还要向电召中心缴纳接入费,真是匪夷所思。

三月初的两会期间,交通运输部部长杨传堂表达了对“打车软件”的支持态度,不过针对软件在使用过程中可能存在的安全、加价、挑客等问题,杨传堂表示,交通运输部将会同有关部门加快研究制订规范手机打车软件发展的指导性意见,制订出租车电召服务规范化技术标准,支持和引导地级以上城市建立出租车服务管理信息系统。

据悉,南京市出租车官方电召平台将于下个月正式投入使用,当地交通部门也希望社会打车软件能够改进功能(比如取消加价功能),加入官方电召平台。至于是否与南京官方电召平台合作,嘀嘀打车表示要看到时候的具体模式。

截至目前,嘀嘀和快的已经与北京上海、深圳等地的交通运输委达成合作,与其官方电召平台完成技术对接。根据嘀嘀的说法,这些电召平台的接入方式比较合理,打车软件在当地的所有订单不是由官方平台统一调度再发送到传统车载终端,司机既可以利用原有的司机端 App 抢单,又可以利用出租车上的车载电召终端抢单。当地政府只负责准入、价格和服务监督的监管,放手让企业运营各自的第三方电召调度中心。

[36氪原创文章,作者: coldsummer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