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on Musk和乔布斯的智慧(上)

Elon Musk和乔布斯,这两位科技界的万人迷都曾分别颠覆了多个不同的行业。在TED策划人Chris Anderson看来,Musk和乔布斯二人都具有那种由坚定的内在信仰所驱动的系统性设计思维。

当未来的历史学家在回顾21世纪的进程时,一定会提到一年前发生在Elon Musk卧室里面的那一刻。对于Musk来说,这种突破性的时刻每隔几个月就会发生一次。有时是在他冲凉时,有时是在晚上睡觉前,而有时,就像这一次一样,是在半夜2点。

“我意识到氧气-甲烷火箭发动机能够达到比380还要强大的推力!”虽然这听起来并没有那么,呃,能够推动一番伟大的革命。但你要知道,配备这种发动机的火箭能够窜出大气层并到达遥远的火星。而火星本身具有大量的二氧化碳和水,可以用来合成我们上述提到的甲烷和氧气。因此,这就意味着火箭可以自行为它的返程合成燃料!这足以大大加速我们实现地球与火星之间的往返旅程。

实际上,Elon Musk坚定的认为在未来的几十年之内,人类会殖民火星。我们应该感谢他的那次灵光一现,让我们还能有机会从火星再飞回来。这件事足以为今后某个时刻的火星探险队队员招募广告加分了,在你为地球上的人们造好新家园后,竟然还能有机会再回到地球。

嗯……你现在明白了,像Musk这种人可不是那种传统的公司老板。

你可以说他是个疯子,尤其是在他习惯性地把梦境变为现实这件事上……PayPal、SpaceX和Tesla的故事想必大家都知道了。噢,对了,最近他还捣鼓出了一个Hyperloop,据说是一种时速可达800英里每小时的超级高铁,而成本却只有普通高铁的十分之一。相比以上的这些成就,像财富杂志把他评为2013年年度企业家这种事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如果你想在最近十年的范围内找到一些人物和他比肩的话,可能也就只有乔布斯了。大多数企业的创新都只是一些增量型改进。而对于这一类型的企业家来说,他们是突破者,并且足够幸运能够接连实现一些伟大的变革,而其他的企业就只有跟在他们后面扩大和巩固他们所开拓的市场。

乔布斯创办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并顺便改变了至少4个行业:计算机、音乐、动画和手机。Musk则可能会凭借SpaceX、Tesla与SolarCity的组合产生更大的影响:SpaceX大大降低了发射火箭的成本,低于目前世界上所有的商业火箭发射价格。同时,Tesla即将成为美国50年以来第一家获得成功的汽车制造商,并且让全世界都开始接受电动汽车这个概念。他投入的SolarCity也已经是美国领先的家用太阳能解决方案提供商。

毫无疑问,Elon Musk已经被看作是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我将要比较的不仅仅是他们之间的不同点和所取得的成就。而是在他们的精神世界中,都存在着一种稀少的,并且令人羡慕的特质。在他们的骨子里,都有一种由某种强大的信念所驱动的系统性设计思维。在这篇文章接下来的部分,让我们来探寻一番,到底是什么造就了他们。

系统性设计思维

第一件值得关注的事情是,乔布斯和Musk都不是那种传统意义上的发明家。他们闻名世界的产品背后都凝聚着无数工匠的辛勤奋斗。沃兹尼亚克是第一代苹果机的工程师。而苹果图形操作界面的核心理念则来源于施乐公司。Jony Ive设计了iPhone和iPad。至于Tesla,它的初版则是在一家叫做AC Propulsion的公司的帮助下才完成的。

要评判乔布斯和Musk所做的贡献,我们必须将镜头拉到远角。他们所做的是构建了一个更宏观的生态系统,且让自己的产品产生所预期的革命性影响。要做到这一点,所需要了解的不仅仅是产品所需要的技术,还包括产品的设计、内在的逻辑和推出这款产品所需要的商业模式,并且你需要真正做到让潜在的消费者为之动心。我们可以把这两个人都看做是伟大的设计师,他们关注的并非是设计出令人满意产品外形或者是吸引人的用户界面,而是更加宏观的产品生态系统。实际上,作为人类来说,每一次的创新都像是向外界演奏了一首新的序曲,而乔布斯和Musk无疑是为我们呈现了一场规模宏大的交响乐。

对于苹果来说,iPod单打独斗可不会颠覆什么,而一款音乐播放器加上iTunes再加上苹果和诸多音乐发行商签订的协议,就足以极大的简化你在网上购买音乐的流程。同样的,SpaceX想要推动在火箭发射领域的革命,需要的是数百个工程上的创新,这大多数都不是从Musk本人的脑袋里面想出来的。而Musk的价值就在于他所构建的宏大愿景:希望通过聚集人才来削减火箭发射的成本,这才使SpaceX的事业成为可能。

同样,这个过程需要将他们对于多个不同领域的技能和理解组合在一起,就像我们上文所提到的:科技、设计、商业、用户需求。最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要做的是将所有的这些元素同时放在一起,反复地融合、煎熬、打磨,直到最后——“嘭”的一声,当令人激动的成果出现在眼前时,就会情不自禁地说道:“就是它了!”

风险投资人Steve Jurvetson在几年以前曾将Musk和乔布斯作比较。他曾经是NeXT的员工并且有幸和乔布斯一起散步(乔布斯有和人散步讨论问题的习惯)。同时,Jurvetson也是SpaceX和Tesla的早期投资人和董事会成员,时常能够从近距离观察Musk的思考与行动。在他看来,这两人在思考和设计时都会将所面临的挑战分解成各种细小的碎片,然后将它们洗牌后重新组合。这个过程会循环往复,直到最完美的解决方案出现。

让我们来拿Tesla的Model S举例。时间退回到几年前,大多数人对于电动车最好的评价也就是其能源带来的可持续性了,但是它本身的前景却由于行驶里程等缺陷被牢牢地限制住了。电池太贵而且太笨重,限制了电动车的发展。实际上,突破点也正是源自于锂离子电池技术的出现。众所周知,这种技术起初并非应用于汽车工业,而是在电子消费品中,电脑和手机上。虽然它也很贵,但是其本身却具有比其他电池高得多的能量密度。而且,受益于锂电池的广泛使用,在未来可预见的范围内,其单位成本所能提供的性能也将大幅提升。如果你把足够数量的锂电池组合成单独的一块,就不仅可以为电动车提供足够的行驶里程,同时也会令尴尬的电动车重新走进人们的视野。按照这样的分析,所有的复杂问题最后都被化简为电池技术的进步。

可实际上,Musk绝不是第一个这么想的人。他的天才在于,他能够将这一核心的理念整合进他的宏观愿景中,如何制造和生产这些电动车,如何低成本地推广它们,从而开拓出巨大的市场,最终将Tesla带向成功。7年前,他发表的一篇文章(The Secret Tesla Motors Master Plan)透露了Tesla的长远规划:首先推出一款高端跑车,然后是运动型家用轿车,最后才是面向大众市场的车型。同时,为了支撑这一规划,Musk要求Tesla所有的车型要做到不仅仅是优秀,更要惊艳。毫无疑问,当时所有的传统汽车制造厂家都对Tesla投来了讥笑和讽刺。但如今,Tesla已经远远地将对手甩在了身后。

问题在于,一个人怎样才能进行如此多维度思考的呢?乔布斯将他的成功部分归因于他在里德大学时期的字体课程。这门课程对于乔布斯的影响远远不止于苹果机上精美的字体。实际上,乔布斯着迷于精巧的设计,他从骨子里厌恶任何不必要的复杂或者丑陋的东西。这一点,再加上他对于科技未来可能性的深刻洞见和他著名的“现实扭曲力场“(说服力),让他取得了惊人的成功。一些特定的产品因为其展现出来的美丽与力量,在他看来,变得“insanely great”。这世上可没有很多人具有他那般视野与远见。

在Musk的身上,我们也可以看到同样的特质。在他的少年时代,他花了更多地时间来阅读,如饥似渴地汲取科学、历史和漫画里的营养。他同时取得了物理学和商学学位,这是一种罕见的学术组合。同时,他也痴迷于完美的设计。在打造Tesla Roadster时,Musk亲自担任了汽车物理造型的主设计师,仔细捉摸着油泥模型上的每一个细节,寻找着每一个平衡汽车功能和外观的机会。他做出的每一个决定都糅合了他对于技术、经济和驾驶体验等诸多可能性的深刻理解。我们可以说,正式上述那些在其生命中看似不相关的经历,在某种程度上帮助他们在后来完成自己的理想。

Elon Musk和乔布斯的智慧(下)

[本文编译自:money.cnn.com, businessinsider.com]

PS: 不想错过36氪上的精彩报道?欢迎关注我们的微信号:wow36kr